“卖水果”也能上市!争夺“水果连锁第一股”,两大巨头对战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赛事集锦

来源:AI财经社

作者:杨俏

如不出意外,“水果连锁第一股”将从百果园和鲜丰水果中诞生。

2月25日消息,水果连锁企业百果园已敲定将于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。28日,鲜丰水果的上市消息也传出。几乎在同一时间传出上市消息,两家企业对“水果连锁第一股”的争夺正式打响。

“越快上市越好,越晚上市对水果连锁模式的压力越大, 不同业态生鲜电商对其造成的侵蚀也会越明显。”零售行业专家云阳子如是表示。

就上市事宜,AI财经社第一时间向百果园求证,百果园方面表示不予置评。

觊觎“水果连锁第一股”

早在2015年百果园获得天图资本等A轮融资的时候,资本方就已经表示,预计百果园将在3至5年内真正上市,并喊出要打造“水果连锁第一股”的口号。

此后,百果园接连迎来多轮融资,最近一轮融资停留在了2020年3月,投资方为先驱投资。

去年6月,百果园正式启动境外上市计划,无疑是在向水果零售第一股发起冲击。百果园欲从资本的角度,从单一的水果品类入手,搭建线上线下的流量池,扩展成为全品类的综合型企业。

此时推动上市程序,背后不难看出百果园创始人余惠勇的焦虑。

在规模和营收上,百果园没有真正的对手。但在这个上市的赛道内,争当中国水果零售第一股,百果园、鲜丰水果、洪九果品却是争先恐后。

鲜丰水果于2017年完成股份制改革,目标也是成为“中国水果零售第一股”。背后有红杉资本、青锐创投等资本支持。2018年1月,鲜丰水果和百果园基本同时完成了B轮融资,此举当时被业内解读为资本力量的博弈。

2019年底,鲜丰水果就与中信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,正式启动A股上市计划。时隔一年,中信证券终止了其上市的辅导工作。不过,最新消息显示,鲜丰水果同中信建投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,重启A股的上市进程。

另一位比较低调的水果供应链企业洪九果品,则是于2020年8月与中金公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,冲刺A股市场。洪九果品截至目前已经完成了超11.7亿元的融资金额,背后不乏CMC资本、深创投、招商资本等大佬“站位”。

水果零售业本身的业态模式和特点,决定了其对于上市的渴求度。分散性的生产方式、非标准化的产品、难以开拓独立的品牌、难以扩大发展规模等,都成为了生鲜产品行业发展的共同难题。

零售行业专家云阳子向AI财经社表示,水果连锁业态受到的压力是来自多方面的。一是拼多多、淘宝等电商通过产地直发的形式可以直接配送至消费者;第二是盒马、永辉等新零售物种,使用前置仓的模式进行配送;第三个便是社区团购,使用中心仓的模式进行配送。

“以往消费者在线下生鲜门店购买水果,主要以菜市场为主力。现在渠道的多样化,消费者选择的多样性,都使得水果连锁模式受到巨大的挑战和压力。更何况水果零售和大生鲜品类都是一个相对分散的赛道,商超、新零售物种、生鲜电商,还有传统线下菜场、夫妻店等,无一不在瓜分大生鲜品类的市场。”云阳子说。

无论是资本的迫切需要,还是在未来几年的拓展计划,都需要水果零售企业此刻上市,引入资本,进行产业结构升级与优化。

扩张难题

小小的水果,成就了余惠勇创业的大梦想。2002年7月,全国首家百果园水果专卖店在深圳开张。

后因中途亏损,转而以加盟店的方式进行扩张。从2002年至2008年,百果园门店迎来了激进式的扩张,结果也是显而易见。100家门店的开拓导致亏损持续了7年。

水果连锁店铺的成功运营,也让其他企业看到了该市场的机会。在此期间,鲜丰水果也开设了全国第一家门店“鲜丰大果园”。

2008年,余惠勇对百果园“大动手术”,停止接纳新的加盟店,并将此前加盟店的控制权收回公司。新一轮的门店扩张,也从2010年再次启动。

2015年百果园完成了1000家门店扩张的同时,获得了天图资本等多家资本的4亿元融资。同年,鲜丰水果也获得了九鼎投资的近3000万元天使轮融资。

余惠勇看到了标准化快速复制带来的规模化效应,更是定下万店的目标,“2020年,公司共计要开1万家店、年销售额达到400亿元,并将在主板市场成功上市。”几乎在同时,鲜丰水果也提出万店计划,围绕重点区域展开卡位战。

但在业内人士看来,“规模不一定经济”。以百果园为例,目前百果园的门店跟那些夫妻店相比并没有明显的竞争力,消费者在选择购买面前也没有明确的品牌驱动。如果再按照2019年营收131亿元的数据计算,百果园单店的日均销售额约为8219元。这意味着,百果园的营收天花板不高,利润微薄。

“如果是100多亿规模的话,净利润应该不高,估计净利润率是3-4个点。”一位私募人士直言,并非所有的规模效应都能产生经济效应。尤其是对于生鲜领域而言,竞争力不是由规模而定的。

标准化的复制、规模化的发展,为水果连锁企业带来了资本效应,无疑也增添了难题。“选址的难度、成本增加、人才培训、连锁运营等都是需要把控的问题,不大不小的门店拓展也是有很大压力的。”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表示。

复制亚马逊?

在单一水果品类的天花板外,百果园更急需寻找新的增长点,所以开启了复制“亚马逊”第一步。

2015年百果园引进日本种植技术时,百果园提到了“像科技帮助亚马逊一样,打造百果园的核心竞争力。”百果园进军大生鲜品类的时候,余惠勇也提出了“百果园做大生鲜的标杆是亚马逊”。

云阳子认为,水果连锁店的转型路径大致方向有两种:一是水果加零食的复合业态;二是拓展其他的品类。

“百果园卖菜,进军社区团购,它的野心更大。或许希望给外界带来的未来可估值空间更高,给资本市场更大的想象力。”

拓展生鲜品类、进军社区团购、发展无人货架等,百果园对多元化道路的探索,早早开始。

2018年,百果园入局社区拼团项目“一米鲜生活”,定位中高端社区团购品牌,从三线城市开始试点,然而后续便悄然无声了。同年,百果园也踏入了当时火爆的无人货架市场领域,在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的社区内投放了200多台无人货柜“百果盒子”。尝试和探索的姿态,在后续也没了声音。

2019年4月,百果园上线独立生鲜平台“百果心享”,并于同年下半年在广深地区试水“卖菜”,将销售品类从水果扩展到生鲜。

这些都可以看做是百果园对于社区团购的一番摸索,但并无太大反响。

在各大互联网巨头和生鲜电商纷纷跨入社区团购赛道时,百果园再次发力社区团购,于2020年10月推出了社区团购平台“熊猫大鲜”, 通过在水果品类积累的供应链运营经验复制到其他品类当中,正式打响其抢食社区团购市场的信号。

AI财经社通过百果园小程序搜索到,“熊猫大鲜”下的生鲜大品类配送需要次日达与自提两种服务。关于北京是否有门店销售蔬菜及蛋禽等产品,客服人员告知,具体要看门店是否有安排进货,一般情况下,蔬菜、肉等新鲜产品可能没有,牛奶可能会储备一些,也需要看门店是否有进货出售的情况。

客服人员也说,货物是从仓库配送至门店,如果送货上门,需要由仓库配送至门店,门店送货上门,如果是自提订单,可到店自提。

此外,水果方面百果园可以规模制胜,但在配送时效方面,相比于盒马、叮咚买菜、每日优鲜等一众生鲜电商均可以做到29分钟送达,百果园的水果59分钟送达及其他生鲜品类的次日达,稍显逊色。

百果园或许正在通过上市,希望复制出一个“新亚马逊”。在庄帅看来,复制某个企业的优势,取长补短是可以的。但是企业的管理风格、企业文化、激励机制等都存在着差异化,则是无法复制的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